樱桃第三软件

By | 2023年1月23日

  

费雯丽和费莉萝姑侄二人在办公室里,东拉西扯了小半天。

费雯丽苦口婆心好话说尽,无奈侄女是个性子要强的,始终不肯给她一个准信。不过,态度倒是松动了不少。

费雯丽见劝说侄女果断动手无效,最后只能无奈地说了一句:“小萝,姑是过来人。以后你就明白了,顾莫杰这样的男人,你这辈子没机会遇见第二个了。”

费莉萝被说得泫然欲涕,心里不是个滋味。见姑姑终于不再勉强她,她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:

“姑,不是我不想,我是知道自己抢不过陆文君啊。而且陆文君也一直对阿杰很好,从来没犯过什么错。”

费雯丽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让费莉萝把手机给她,翻一张陆文君的照片给她看。04年高端的手机刚开始有拍照功能,费莉萝用的自然不差,里面有存她们寒假时去香港玩拍的照片。

看了照片上陆文君的姿色,费雯丽对侄女儿的竞争力前景也有些堪忧:如果陆文君肯好好打扮的话,终究是可以胜出一筹的。

思前想后,费雯丽给了一个妥协方案:“今天下班,我送你回去,和你爸妈说一下。不然他们肯定不会放你去美国出差的。你和顾莫杰那么不清不楚地,告诉过你爸妈了么?”

“我一直没和他们说……”

“你这孩子……也太独立了。自己看上了男生,怎么都不和父母商量。今天这事儿。可怎么开口好呢,太仓促了。”

费雯丽被侄女一搅和,也无心做事了,索性提前下班。开车送费莉萝回家。回之前还给哥哥打了个电话,说晚上要去他家蹭饭。

……

费家还算宽敞,三室两厅的格局,120方的房子。寻常十几个人的家宴都摆得开,稍微来俩访客自然不会有丝毫拥挤之感。

费雯丽载着侄女到家的时候,嫂子张静也已下班。还从熟食店买了些卤味菜肴,正在收拾几样超市里刚买来的海鲜,显然是从丈夫那里得知小姑子要来作客。

费莉萝的父亲费政清下班晚,比妹妹还晚到了一步。

费政清是经商的,早年和几个朋友合股开了个不大的外贸公司,做做纺织品出口;算不上钱多。但是刨除房子之后,几百万还是有的。国内的纺织品外贸,在90年代的时候曾经颇能赚几个钱,进入新世纪以来,略微有些下坡,算是吃老本的夕阳产业吧。

张静则是在国企做会计师,因为老公有钱。她也不和别的会计那样热心兼私活、私账,故而下班很准点,总是可以顾家。

费莉萝的家,也是中产阶级偏上水平了。

“小妹,今天怎么突然有空了。我还以为十一之前你都没时间聚了呢。”费政清挂好外套,顺口就和妹妹闲聊起来。

张静张罗好了一道石斑鱼,从厨房里出来,一边对着费雯丽堆笑。一边推了丈夫一把:“小妹难得来一次,你怎么说话的呢。好像不欢迎似的。”

“哥这是不和我见外,嫂子别当真。”费雯丽开脱了一下,一家人说笑几句,氛围稍稍融洽了一些。

菜很快都齐了,因为费雯丽还要开车回去,所以大家都没喝酒,也少了很多敬酒的虚礼。费雯丽略微吃了几口菜,酝酿着怎么开口说侄女儿的事情。

大哥把侄女托到自己这里学本事,侄女却被客户拐跑了心,而且连兄嫂都瞒着。

这事儿怎么看费雯丽都有些失职,没尽到一个姑姑的责任,不好开口啊。

心里有了腹稿,费雯丽才对兄嫂开口:“下个月小萝有个业务,可能要出国一趟,是正事儿。我怕你们不放心,所以今天来透个底,免得到时候你们以为小萝自己在外头瞎折腾。”

“呦?都开始做涉外法务了?真是长进了。以后你爹的外贸公司有点儿啥纠纷,都用得上了。这女儿算是养出息了。”

费政清说笑着,给女儿和妹妹碗里分别夹了两个最大的蒜蓉竹节虾,以示鼓励,追问道:“是什么业务?要去哪个国家?妹你也去的吧?”

费雯丽答:“是谷歌公司的一笔基础科研捐款落实的事儿,要去美国,可能个把月呢。还有可能要跑几所硅谷的大学。我也会去一阵子,但不会全程跟着。”

张静正给自己夹竹节虾呢,听了之后一滑,掉进醋碟子里了。她不懂什么谷歌,只知道担心女儿:“啥?去美国一个月?小萝,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?签证已经去办了?”

费莉萝一直没机会插嘴,被母亲问到了,才嘟着嘴:“这不就和你们说了么。我又不会玩失踪。”

张静颇为不满:“嘿!你这孩子,怎么不早点说,都定下来了才说。”

相比于张静的关心则乱,费政清毕竟是外贸公司的老板,有点儿见识。他第一时间关注到的,是妹妹提到的“谷歌”这个词。

应该是笔很重要的大生意。

众人狐疑之间,费雯丽抢过话头,快刀斩乱麻地挑明了:

“哥,嫂,这个事儿上,我也怪对不住你们的。你们把小萝托付给我,我平时只关心她的工作,倒是没留心她和谁交往。这次的事儿,是小萝和一个年轻客户私下之间有了些那个……所以小萝非要自己跟着去操办。我怕你们担心小萝遇人不淑,不肯放人,才来和你们知会一声。”

雷点一个接着一个,张静听了小姑子的言语,也顾不得吃饭了,一把拉过女儿,严肃地问道:“你在律所的客户里头找男朋友了?”

费莉萝埋头不答,费雯丽却唯有苦笑。帮着侄女儿把难言之隐说出来:

“要是真交了男朋友,倒也罢了。对方真是个青年才俊,万里挑一。问题是,那个男生另有女朋友……”

一直沉默着等待审判的费莉萝。听了姑姑这句话,才开口抗辩了一句:“我认识阿杰的时候,他还没有女朋友呢,我接近他又没错。他后来有了女朋友,难道我就要认栽,连生意都不能和他合作了么?连普通朋友都不能做了么?世上哪有那样的道理。”

信息量略大。

也怪费莉萝一直在家里隐藏太深。父母都不知道女儿的异常。哪怕寒假里去香港旅游的时候,因为有费迪南和他女朋友苏眉打掩护,还有费莉萝的闺蜜叶敏茹同行,所以费政清和张静并没有发现女儿有感情问题。

眼下所有窗户纸一下子捅破了,费政清和张静顿时都没法消化。

亏得费雯丽是做律师的,使出浑身解数帮侄女和男方开脱。

“那个男的我也认识。了解情况,是小南的高中同学,叫顾莫杰,如今也在钱江大学念书,比小萝还小两届。他家里也算是清白,他母亲我也认识,是钱氧集团总经办的莫主任。”

张静没等小姑子说完。就插嘴打断了,对女儿痛心疾首地责问:

“你个不成器的!怎么就这么委屈自己要去跟别人抢男人的程度!你大学念了三年,都不肯找男朋友,我当你是看不上那些同龄人,也就不来问你,临了怎么就……人家既然有女朋友了,你该断就断了吧,比这条件好的男人。哪里找不到了。”

费莉萝抱着头,有些歇斯底里:“妈!你听姑说完好不好!阿杰是个有本事的,我这辈子就崇拜他一个男人,别的都镇不住我。”

费雯丽也是趁机让张静冷静一下,续道:

“嫂子,那个顾莫杰也是真有本事。人长得也英挺峻拔,性子也成熟,如果不是有女朋友了,我是真劝小萝和他在一起。”

张静显然没那么快心理平衡,费雯丽说一句,她就碎碎地淬一口:“能耐?还能有多能耐?咱家也是自己做老板的,还能让女儿受这种委屈,说出去不让人笑掉了牙!对方再有能耐我们也不能没了骨气,我们又不差这个钱!”

费雯丽顶着嫂子的碎碎念,耐心地解释:“人家18岁就能刷专利赚小钱、写代码卖软件;后来还自己开互联网公司,越做越大,和美国一些it业界顶级的大学有学术合作,这次还拿到了谷歌的专项经费,好几百万美金呢。20岁不到,已经实打实有几千万的流动资金了,算上公司市值这些无形资产,几亿身价都有。”

顾莫杰的光辉事迹当然不是几句话说得清的,费雯丽只是捡着大事儿简明扼要说了一番,也已经足够费政清和张静越听越惊诧。

费政清叹了口气,温情脉脉地抚摸着女儿的秀发,劝说道:“小萝,你是知道的,咱家也没必要攀龙附凤——我就你这么一个孩子,你这辈子难道还会差钱?千万富翁和亿万富翁,又有什么区别呢?就算那个顾莫杰将来能有几十亿声价,你又花不了这么多。找个差不多的不好么?”

费莉萝倔强地抗辩:“爸!你以为我是为了钱?你这么说太让我伤心了,你们根本不了解阿杰,也不了解我!事业和钱,不是一回事。难道你要我找个所谓门当户对的草包,然后对方本事还没我大、一辈子就这么混过去?真有本事的男人,不靠祖荫白手起家的,有几个肯找我这样女强人脾气的?难道你想让我将来和姑那样守活寡么!”

“啪!”地一声脆响,费政清扇了女儿一个耳光,神色变得肃然起来,说话声音也哆嗦了,“怎么和你姑说话的呢!快给姑道歉!你要恋爱自由,不听我的,也就罢了,怎么能拿长辈的事情来……来……”

费莉萝也知道自己错了,给躺枪了的费雯丽低声下气地道歉:“姑,对不起,我不是针对你的。我是说急了,你别怪我。爸扇我,那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不怪你,不怪你。”费雯丽也是被侄女儿勾动了心中痛点,姑侄两个居然相对而泣起来。

“哥,这事儿你也别怪小萝了,她说的没错——我和我家那口,都分居了三年了。当初因为让小南改姓费的事儿,小南爷爷发了心脏病,小南他爸就再也没和我一起过。这事儿我没让你们知道而已。小萝水蜜桃视频网这样的性子脾气,如果这辈子找不到一个本事绝对压得住她的男人,估计也就是……”

有本事有产业的男人,需要的是美女,而且是愿意在男人面前伏低做小的美女,这些男人通常还有直男癌。至于女强人,不是有钱男人需要的;除非在那个男人面前,这个女强人不够强,依然可以和小猫一样养在股掌之间。

很显然,费雯丽家宅不宁的事儿,是她兄嫂都不知道的。此刻她也是为了帮侄女儿,不得不自暴家丑,让兄嫂引以为戒了。

要怪,就怪他们把女儿养成了女强人。

这番现身说法,让氛围很是沉重。

费政清觉得今天听到的雷点太多了,惊诧已然不够用,颓然地坐倒在沙发上,沙哑着声音问:“小妹,难道你也觉得小萝该和那个顾莫杰耗着?把对方抢过来?”

“我觉得,只要小萝拿捏得好分寸,在事情没有眉目之前不要让对方占了便宜,这事儿,你们就放手让她去吧。”费雯丽给出了一个折衷的说法,随后转向费莉萝,抚摸着她的头发,语重心长的交代,“小萝,你也要答应姑一句:如果顾莫杰愿意让你做他女朋友,那自然是一回事儿。但是如果他没有松口,你一定要把持住呀,千万不能做出自轻自贱的事情。”

“我当然把持得住。姑,爸妈,你们别想歪了。阿杰不会是那种人的,他自己的女朋友,也是认识了七年才确定关系了,确定关系到现在又有大半年了,两个人也没什么逾越。”

这一点,便是费雯丽也是今天才听说,差异道:“怎么?那个顾莫杰送你那么多东西,给女生花这么多钱,就没图点儿啥不成?”

“没有,他什么都不图。他还觉得亏欠我的,巴不得送我些东西好让咱两不相欠呢。我要是肯另找男朋友,说不定他还会为我开心呢。”

“他至少给你花了几十万呢!什么都不图你的?”费雯丽心中难以置信,刚才还怕侄女被人占了便宜,一转眼却有隐隐然为侄女儿不值:小萝这么好的姑娘,怎么还会有男人推着不要?连占便宜都不想占?

“何止几十万——前几天风荷雅苑一套房子,他非要挂我名下,把这个加上,200万都有了。”

张静和费政清也彻底雷焦了。

费政清长叹一声:“罢了,既然那个顾莫杰没想占你便宜,你爱跟他继续交往,哪怕是生意伙伴也好,普通朋友也好,都随你吧。自己拿捏好分寸,你也大了,管不住了。”

“那……下个月出差去美国,你们答应了么?”

“答应,怎么不答应。既然你把他的人品说得这么可靠,我们相信你的眼光。”

张静还扭着不干:“孩子她爸!”

费政清不理会妻子,一锤定音:“这事儿我说了算!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